她在多年前做了一件讓人跌破眼鏡的事
那就是她洗盡鉛華.拋夫棄子.上山靈修去了
 
我認識她時她已展開她的靈修之旅很多年
所以只能由她的轉述來臆測她未洗盡鉛華前的一鱗半爪
 
第一次見到她是在朋友的咖啡館裡
離開丈夫多年大概坐吃山空.她很積極的想開發財路.
就找上我朋友欲脫手的咖啡館
朋友知道她是外行
好心的聯絡我.想借助我烘焙的專業.可否敎她幾道簡單的點心
 
由於事先已由朋友處得知她的一切資訊
所以我的認知是:待會兒見到的不外乎是長髮盤髻.一身藏青打扮的道姑之流
見到她時.我偷偷的踢了朋友一腳低聲說:
"她的鉛華沒洗乾淨"
朋友瞪了我ㄧ眼:
"妳留點口德吧!"
 
步入中年之後的我.體態漸漸發福
打扮也認命的往慈眉善目那一路發展
反觀她.依舊長髮披肩.風情萬種.盼顧之間.眼波裡流露著媚態無限
但不知何故.那種媚態竟讓我有毛骨悚然的感覺
 
朋友煮了咖啡.配著我帶來的蛋糕倒也相談甚歡
忽然我抬起頭看到她握在手上的骨瓷咖啡杯口印著好大的口紅印
那是很粗俗的豬肝紅~~
 
初秋的太陽還很焰.透過百葉窗照進來.
風吹著百葉窗.照進來的光線一閃一閃在我臉上晃動
那抹豬肝紅化身萬千個.一下子全拓印到我的杯口來
我感到天旋地轉.把杯子轉了個方向
一個下午轉來轉去那杯咖啡我始終沒再喝它
 
我很沒出息諾諾的問了她一個愚蠢的問題:
".請問妳.妳..那個靈修..修的是什麼?"
 
她的目光忽然兇惡了起來:
我ㄧ個禮拜只吃一條吐司.妳做得到嗎?
我修的是口腹之慾~
 
我被她的目光嚇了一跳.拉了拉外套.把釦子緊緊扣上
生怕她靈修過的眼穿透我的肚皮.看到我胃裡還有半塊未消化的東坡肉
 
一個下午她隻字未提點心的事
倒是花了很長時間在敘述她的一兒一女的罪狀
我有點不明白
問她:
老公是別人生的.沒感情就算了.兒女是妳十月懷胎生下.為何像是妳的仇人?
她說:
他們是我前世的冤孽.都是他們害得我不能得道!!
 
後來店當然沒頂成.但我在一家我常去的日式卡拉OK常看到她
會唱日文歌的男人大致上都很高齡
但每每她一進門就像一顆溫暖和薰的太陽
而那些老男人的頭就彷彿向日葵.隨著她的移動而旋轉
每朵都堅守著向日葵的慣性
亦步亦趨.絲毫不敢怠惰
 
每每她捧著心.蹙著眉在台上哀哀的唱著情歌
唱到悲傷處.向日葵跟著掉淚.唱到歡愉處.滿園春色
她眼光拋向甲.甲就如灑了神水.欣欣向榮
她眼光拋向乙.乙也如吃了回魂丹.起死回生
 
我觀看這齣眼波交流劇的樂趣更甚於唱歌
但也不免自怨自唉
同樣是失婚的中年女子
為何她就能活得這麼無牽無絆.有滋有味?
 
有天她自豪的對我說她會唱五百多首日文歌
這對不懂日語的她當然很不簡單
她又說:每首歌的歌詞我都要懂意思.這樣唱起來才會有感情
她說她一天花十幾個小時在查字典上
 
我不知哪來的無名火說:
我聽說妳兒子在混幫派.女兒每天不回家睡覺.
妳有時間做這些.沒時間回去關心他們?
 
她瞪大了眼睛青我:
早跟妳說過他們是我前世的冤孽.
我本是王母娘娘身邊的玉女.都是為了他們被貶入這紅塵的
我再修一修就能回去了
 
我看著她.忽然覺得她不是人
她是一縷幽魂
一縷忘記喝孟婆湯的幽魂
頂著前世的記憶.在今生遊蕩......
 
但她馬上反駁了我的話:
如果是這樣.我也是那個孟婆
我不要別人來決定我該不該喝孟婆湯
 
這回我沒回話.我認同了她
她一輩子都在當自己的主人
從不曾為任何人妥協
即便是她的ㄤ.她的子.
 
創作者介紹

巫婆的魔杖

witch08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